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劍墟

更新時間:2019-05-02 09:35:01

劍墟 連載中

劍墟

來源:掌讀520作者:二月青城分類:武俠主角:沈放小芽

主角是沈放小芽的小說是《劍墟》,是作者二月青城寫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萬妖臨世,大亂將生。一個廢物少年意外覺醒了墟界魂力,從此開啟了仗劍天下,與萬界天才爭鋒之路。劍意不滅行天下,萬古不敗第一尊。一劍在手,上探九霄,下闖幽府,爭霸異界,讓天下萬劍朝宗!...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沈放,你、你沒事了,太好了。”

院外一道身影風風火火地闖進來。

來人是一個身材胖胖的少年,臉上全是汗水,穿著蒼狼宗外門弟子的服飾,為了行動方便,袍子的下角還掖在腰間。

來人叫陳楓,是蒼狼宗唯一真正關心沈放的朋友,淬體四重天的境界。

見沈放醒著,陳楓眼睛一亮,不過緊接著眼中又流露出一抹黯然。將一張紙條遞給沈放:

“沈放,這、這是小芽留給你的紙條,你看看吧。”

“小芽!”

沈放這才發現,自己醒過來后小芽竟然不在。

這些年,小芽越長越漂亮,沈家失勢后,小芽受到的騷擾越來越多,大長老的孫子胡彪更是對小芽垂涎已久。

剛才就是胡彪帶著人來索要小芽做他的丫頭,從而讓人將沈放打暈過去的。

“小芽不在?難道是我暈過去的這段時間,她到底被胡彪搶走了?”

沈放眼眉一皺,一把將紙條搶在手里,上邊寫著幾個歪歪扭扭的字:少爺,小芽去尋找自己的幸福,不能再跟著你了,勿念!

看到這些字,沈放心里仿佛撕裂般疼了一下。這個傻丫頭,不是一直說跟在少爺身邊就是最幸福的嗎。

“陳楓,我暈過去的時候,小芽是不是被胡彪搶走了?”沈放急問。

“小芽、小芽是主動隨胡彪走的,這紙條真是小芽寫給你的。”

陳楓失魂落魄,低下了頭。

“怎么可能?”

沈放臉色一寒。在記憶中,小芽對胡彪那類人很是厭惡,對于他們平日的騷擾煩不勝煩,她怎么可能愿意隨胡彪走。

“唉,胡彪說,他手里有大長老的命令,說你資質不夠,要將你攆出宗門,還說,只要小芽隨他走,他就可以勸說大長老收回命令。”

“沈放,你也知道,沈家的人都在被帝國通緝,你要是出了宗門,馬上就會被帝國追殺。小芽、小芽她也是迫不得以……”

陳楓唉聲嘆氣,不停搖頭。

沈放心里一下子更痛了。

小芽的父親是一位副將,曾受過沈家的救命之恩,為了報恩,將小芽送入沈家,以丫頭的身份服侍沈放。

沈家倒了,小芽家里也倒了。兩人都沒有了家,一直相依為命。

沈放沒想到,自己暈過去后發生了這么多事,小芽竟然愿意犧牲自己來救他。

“可是傻丫頭,你以為犧牲自己換來的宗門弟子身份,你少爺還愿意要嗎,在宗門里茍活著,還不如咱倆一起浪跡天涯。”

雙手在床邊強撐著,沈放要坐起來,不過松果體中的霧氣正在不停地溢出著,腦海中的精神力量還未穩定,他想掌控自己的身體還極為勉強。

“陳楓,胡彪他們往哪里走了?”

“往、往風月洞方向,他們,大概有七、八個人……”陳楓說這句話時,臉上也一片鐵青。

“轟隆!”

沈放心里仿佛有一道炸雷響過。

宗門禁欲,山門內不許有茍且之事,唯一不受規矩管束的就是風月洞那里,胡彪搶了人,不是帶著小芽回他的住處,而是直接去風月洞,這說明胡彪搶小芽根本就不是想讓她做什么丫頭,而是要禍害她。

最讓人無法忍受的是,他們一行竟然有七、八個人同去風月洞。

想到在自己昏迷中,胡彪眾人已經走了好一會兒了,又想到小芽那么柔弱的女孩子要遭到慘無人道的侮辱,沈放眼眉都要立了起來。

他掙扎著就要坐起。

然而還在掙扎呢,就聽轟地一聲,屋門被人一腳向里踹開,木茬木屑碎了一地。

“哎呦,你小子竟然還沒死。”

一個尖酸的聲音踢開破門走了進來。

來人身材極為壯碩,就如一尊鐵塔,卻長了一個不對稱的小腦袋,一臉奸詐刻薄的模樣,看起來滑稽而猙獰。

“鐵開山。”

沈放眼睛一寒。

鐵開山是蒼狼宗排名第一的外門弟子,不過他心術不正,并不憑真正的實力往上走,而是像奴才一樣地巴結胡彪那樣的強者。

胡彪是內門弟子,更是大長老的親孫子,在他看來,巴結上了胡彪,就等于找到了可供依靠的大樹。

這些年,鐵開山幾乎成了胡彪的走狗。

方才打暈沈放的那一棒子,就是鐵開山動的手。

“鐵開山,人都被你打成這樣,你還過來干什么?”

陳楓看著被踢碎的破門,臉脹的通紅指責著。

沈放感覺到腦袋里一陣劇烈眩暈,他扶著額頭險些摔倒。腦海中的精神力還未平穩,他還無法正常行動。

現在對于沈放來說,他需要時間讓精神力平穩下去,不過,他最缺的又是時間。

“嘿嘿,我是來報喜的啊,一會兒小芽就要被彪少爺憐愛了,所以,這壺喜酒怎么會少的了呢。看,這是彪少爺賞你們的。”

鐵開山一身酒氣,從懷里取出一只快要壓扁了的酒壺,一揚手,連壺帶著酒水劈頭蓋臉地朝沈放兩人摔了過去。

咣當。

酒壺砸到一邊,酒水淋了陳楓一身。

“哈哈,你們什么眼神,要吃了我嗎?”

鐵開山一臉戲謔,搖晃著小腦袋。

沈放和陳楓兩人眼中羞怒的寒意更甚。

殺人不過頭點地,將人打暈過去,還上門來羞侮,這可是欺負人欺負到家了。

鐵開山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又譏笑道:

“說起來小芽那丫頭還真是倔犟,看到彪少爺原來是帶她去風月洞快活,竟然從懷里掏出匕首想要自殺,不過,彪少爺一句話就讓她乖乖地放下匕首,你們猜彪少爺說了什么?”

沈放的臉色更寒了。

鐵開山嘿然著,自顧自地道:

“彪少爺說,如果小芽你死了,那么你家少爺也活不了。”

“哈哈,這下子小芽可就沒主張了,哭的什么似的,還不是乖乖地隨著彪少爺他們去了。”

沈放強忍著腦袋里的眩暈,微微閉上眼睛,體會著松果體溢出濃霧的速度,想要讓其加快溢出。

嗡!

鐵開山突然身上兇氣大盛,揚起了手里冷森森的鋼鐵長劍:

“可是小芽不可能想到,就算她妥協,她的少爺也一樣活不下去。沈放,彪少爺命我回來,就是來取你狗命的。”

他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床榻上的沈放,目光已經和看死人沒什么兩樣。

猜你喜歡

  1. 空間小說
  2. 歷史小說
  3. 校園小說
  4. 幻想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