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職場 > 長河魂

更新時間:2019-05-23 09:34:32

長河魂 已完結

長河魂

來源:掌中云作者:王雨分類:職場主角:盧作孚蒙淑儀

火爆新書《長河魂》由王雨最新寫的一本職場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盧作孚蒙淑儀,書中主要講述了:有四個實業界人士不能忘記,他們是:搞重工業的張之洞,搞化學工業的范旭東,搞交通運輸的盧作孚和搞紡織工業的張謇。長篇小說《長河魂》,描寫了民生公司總經理盧作孚以一艘小船“民生”輪起家,進入川江、一統川江、沖出長江、航行四海、回歸祖國的艱難、輝煌、傳奇的人生歷程。他與水和船結下不解之緣、生死之緣,故事跌宕起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引人入勝,讀來令人感慨唏噓、蕩氣回腸。書中涉及多位民國時期的著名人物,藝術地再現了當年的歷史風貌。...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炎夏八月,從宜昌開來的日本日清公司“云陽丸”輪傲氣十足地停靠到重慶港碼頭。早已守候江邊的川江航務管理處的一隊士兵遵照川江航務管理處處長盧作孚的指令,照例登船檢查有無販運軍火、大煙之事,卻遭到蠻橫阻攔。駐船上的日本軍人竟舉槍向岸邊的中國士兵瞄準,欲要射擊。

聞訊趕來的盧作孚處長不虛日本人,對其尋釁者嚴詞道:“我們是一定要上船檢查的,非查不可!”

“你是誰?干啥的?”船頭甲板上,日本船長氣勢洶洶。

盧作孚大聲答:“我是盧作孚,川江航務管理處處長!”

日本船長面露蔑視:“我們是大日本帝國的輪船!從上海到南京從南京到武漢,連蔣介石的大官對我們都必恭必敬,你一個小小的重慶港,一個小小的處長,竟然敢派兵上船檢查,這是有辱我大日本帝國體面的!”

那幫瞄準的日本兵就“稀哩嘩啦”拉動槍栓。

盧作孚火冒三丈,眉頭倒豎,雙手叉腰。川江航務管理處的士兵們也“嘩啦啦”拉動了槍栓。

這幫日本人太囂張了,盧作孚胸脯起落,真想立馬登上船去強行檢查。他說一不二,到任后,就制定了武裝登船檢查外輪販運軍火、大煙的嚴格規定,確實查出了外輪的這些違法、違規行為。對于同是日清公司的“長陽丸”輪他們就登船武裝檢查了,且還在船上住宿檢查,為何這“云陽丸”輪就不能檢查了?他抬動腳步,又止住,兵法上有強攻也有智取之說,眼下這強攻也許會有傷亡,就跟他來個智取。早有安排的他不動聲色一笑,對那日本船長喊道:

“好吧,是你不讓我們中國人上船的,那我們中國人就不上你這船了!”

盧作孚留下士兵把守,招呼身邊的秘書程心泉和朱正漢回川江航務管理處去。盧作孚決定的事情是一定要做的,為了做成他是有深思熟慮的。他早就想好了不能登船檢查的計謀,做了周密的布置。事前,他已經跟駁船和碼頭上的工人們商量好,采取共同行動,只要外輪不服從命令,就不給他們裝卸貨物。在反帝愛國熱情的激勵下,所有中國工人都投入了這場戰斗。

幾天沒有中國工人登船裝卸貨物,那些趾高氣揚的日本人急了,那個日本船長急電日本駐重慶領事館求救。

西裝革履的日本領事松本義郎即刻去找地方當局施壓,接待他的官員攤手道,這事我們管不了,請你去找川江航務管理處。松本義郎面色青紫,又無可奈何。

那“云陽丸”輪船停靠在碼頭邊,如像篶了氣的皮球,連汽笛聲也有氣無力。盧作孚站在碼頭高處巡看,心想,我看你日本人能撐多久。

“看報,看報,看《商務日報》。日清公司‘云陽丸’輪船不服航務處武裝檢查,日兵竟欲開槍,幾醸事變……”有賣報人喊著走過。

盧作孚就買了張報紙來看,其中有一條消息是,日本領事松本找地方官員責問碰壁。不禁一笑,這個劉湘倒是壯起膽子來了。日頭如火,他渾身汗濕,依舊迎烈日挺立。僵持時刻,對雙方都是意志力的考驗。

盧作孚身邊的程心泉說:“盧處長,天氣好燥熱,還是回管理處吧。”

盧作孚答非所問:“心泉,你說日本人還能撐持好久?”

程心泉說:“連小日本的領事都出面了,我看他們要亮白旗了。”

“說得好,就是要他們亮白旗!”盧作孚笑道,“你說,他們的下一步棋……”

“盧處長,盧處長,”朱正漢氣喘吁吁跑來:“那個松本義郎在管理處等你呢!”

“扛白旗的人來啰,走。”盧作孚嘿嘿笑,回身走去。

川江航務管理處的衛兵向走來的盧作孚敬禮,盧作孚還禮,朝辦公室走去。

跟外國領事談判盧作孚有生以來是第一次,然凡事都會有第一次,水來土掩,兵來將擋,總是會有辦法的。他那不卑不亢、有理有節的談話把松本給鎮住了。本來就滿面淌汗的松本越發汗水長流,他拉動椅子,朝“嘎吱吱”響的電風扇靠近,說:

“‘云陽丸’輪與‘長陽丸’輪不一樣,該輪船上已經有日本海軍保護,可以無須武裝上船檢查,且萬國檢查,均無武裝之例。”

盧作孚泰然道:“我們是在我中國水域武裝檢查違禁物品,跟你們海軍保護商船的用意完全不同。至于,領事先生沒有先例之說嘛,我倒要討教,這先例也都是人們制定、實行的,天下凡事都總是會有先例的。況且,自我川江航務管理處發布上船檢查外輪有無違禁物品的規定之后,我們已經對在渝的英、法、美等國的輪船上船檢查過,又何言無先例?”

松本嘿嘿干笑:“盧處長,你說的那些外國輪船,他們都沒有海軍在船上,而我‘云陽丸’輪是有海軍的。我是擔心武裝登船,恐滋誤會。”

盧作孚仰頭笑:“錯。英商太古、怡和公司各輪均有海軍在船上,現在尚有輪船停泊在渝,我們盡可以登船檢查,我航務處武裝保安隊還駐在船上。就說你那日清公司的‘富陽’輪,我們也武裝上船檢查過,也沒有發生誤會。”

松本擦額頭汗水:“這……”態度還是強硬,“盧處長,有我日本海軍駐防船上,乃系警戒區域,中國武裝兵當決不能登船。”他沒有說大日本了。

盧作孚冷笑:“中日兩國并未斷交,有何警戒可言?況且,我剛才說過,這是我中國水域,何謂對中國人警戒?再說了,那英商各輪均駐有海軍,亦不能作為警戒區域,為何日商想獨異?”

松本語塞,只好賠笑道:“我是恐你們武裝兵上船,于我海軍處長……”

“于海軍處長啷個?”

“這,……恐有礙他的面子。”松本道,又覺此話不妥,忙說,“盧處長,我們容當后議……”

最終,盧作孚的膽氣和智慧制服了日本人,中國軍人登上了“云陽丸”輪武裝檢查,人贓俱獲,查獲煙土21000余兩。

猜你喜歡

  1. 虐戀情深小說
  2. 玄幻小說
  3. 穿越種田小說
  4. 靈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