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職場 > 老公別使壞

更新時間:2019-06-25 22:23:01

老公別使壞 已完結

老公別使壞

來源:青墨云作者:楊子可愛分類:職場主角:秦小溪凌浩川

主角叫秦小溪凌浩川的小說叫做《老公別使壞》,本小說的作者是楊子可愛最新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一夢醒來,看著身邊的陌生男人,她驚恐尖叫,他更憤怒:“你怎么會在我房里?”奉床成婚,他認定她是為了嫁入豪門故意設的局。她百口莫辨,新娘淪為小女傭,受盡欺凌……——黑道言情小說《大牌老公寵妻上癮》已經開始發布了,本書是《婚不由己:壞老公請住手》的系列文,一個孤身弱女子在槍林彈雨中艱難求生,跟娛樂總裁和黑道首領斗智斗勇……...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為什么不煮飯?”他喝問。

秦小溪眨巴眨巴眼睛,說:“你不是不吃了嗎?”

“我什么時候說不吃了?”

“我說把飯加水和菜倒在一起重新煮,可你全扔了,我就以為你不吃了。”

“你以為?”凌浩川真的要被秦小溪氣瘋了:“你想把我活活餓死是吧?我餓死了,你就可以霸占凌家的財產了?我知道你這女人貪心,但沒想到你貪到這種地步!”

“我沒有!”秦小溪憤怒了:“我不稀罕你家的錢……”

“不稀罕?不稀罕你會爬到我床上來,死乞百賴嫁給我?”

秦小溪委屈得想哭,卻硬忍著:“我沒有,是你跑到我床上來占我的便宜……”

“你還嘴硬是不是?”凌浩川大光其火。

就算世上的女人都死絕了,只剩了她一個,他也不可能去睡這么土氣的女人!

“我又沒有說錯,本來就是你跑到我床上來的……”秦小溪還在不知死活地抗議。

她的倔強引發了凌浩川更大的怒火。

他覺得這種鄉下來的女子都有一種野性,就像一匹在野外跑慣了的烈馬,不馴不服,所以他很有必要盡快在這丫頭面前樹立起威信來。

他要讓她怕他,要讓她聽見他的聲音就發抖,要讓她對他的每一句話都記憶深刻,永遠都不敢忘記!

那么,對她,就絕不能手軟!

只要她犯了錯,他就一定要狠狠教訓她,觸及她的靈魂。

他將皮帶指著她,暴吼:“把衣服脫了!”

“干什么?”秦小溪不解地問。

“受罰!”

傾心愛著的女友不是處子之身,突然結了婚的妻子土得讓他無法忍受,這兩件事情無巧無不巧地趕在了一起,他的心情自然不好,現在他的心理幾乎有一點病態!

病態的心理需要找一個發泄口,現在在他面前的人只有秦小溪,那就注定了這個可憐的小女人必然會成為他發泄怒火的出氣筒!

“受罰為什么要把衣服脫了?”秦小溪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他。

“你廢話很多是不是?叫你脫你就脫!”凌浩川揚起手:“快點!”

秦小溪抬頭看著他手里的皮帶,一臉的懷疑和猶豫。

他咬牙切齒地說:“你自己不脫,我就給你扒個精光!”

秦小溪不敢再倔了,她慢慢脫了外衣,身上還有一件黑色的內衣。

如果秦小溪這時候認錯,說她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定要乖乖聽話,馬上去煮飯,或者她哭起來,凌浩川對她的懲罰就會停下來。

他并不是一個殘暴的男人,更不是一個沒有人性的虐待狂,他只是想給她一些教訓,教她不準偷懶,學會守他這里的規矩!

但秦小溪沒有求饒,她看著他手里的軟皮帶,臉上的表情并不怎么害怕。

凌浩川覺得,她這種表情是對他的一種蔑視。

“轉過去!”他吼。

秦小溪轉身,將背向著他。

凌浩川看著她的背,雖然隔著內衣,他也能看出這個背很瘦削,過了好一會兒,他都沒有動。

秦小溪也不動。

從小長到這么大,秦小溪沒有挨過打,爸爸對她很有耐心,就算她不小心犯了錯,爸爸也只跟她講道理。

秦小溪很懂事,在爸爸眼里,她是一個特別乖巧的孩子,在鄰居眼里,她也是一個孝順的好女兒。

她不知道挨打是什么滋味,更不知道皮帶抽在身上是什么滋味。

凌浩川站了好一會兒,問:“你錯沒有?”

秦小溪倔強地說:“錯沒錯,我說了不作數,你不就是想打我嗎?既然你說我錯了,那你就打吧。”

凌浩川的頭一熱,他覺得自己被秦小溪羞辱了!

如果這一鞭子不打下去的話,他就再也不能在秦小溪的面前樹立起他的威信了!

他的手突然一揮!

“啊!”一聲慘叫從秦小溪的嘴里傳了出來!

一種火燒火燎的感覺瞬間從背上傳來,她的脊背猛然向下一沉,站立不住,摔倒在地。

她想過會疼,但她想不到會有這么疼!

秦小溪背上的衣服破裂開來,黑色內衣中間是白色的肌膚,上面劃了一道紅色的血痕,顯得十分猙獰可怖!

看到秦小溪背上的血痕,凌浩川的心緊縮了一下,但時間很短暫,短暫到可以忽略不計。

他知道這根皮帶抽在身上有多痛,因為他嘗到過這種滋味。

上初中的時候,他跟同學打架,把同學的腿打折了。

同學的家長找上門來,正好父親在家里,暴怒的父親不由分說,抽出這根帶子,劈頭蓋腦一陣亂打。

凌浩川從頭到腳都挨上了,背上和腿上全是血痕,疼了半個多月。

那是父親唯一一次對他使用這根皮帶。

在這之前,父親對他的懲罰方式,總是關禁閉。

他就像父親手下的一個小兵,一犯了錯,就被關禁閉。

關在小黑屋里,三天不準出來,每頓飯送進去,吃了又關上。

三天后,父親將他放出來,要他說錯在哪里了,父親為什么會關他。

如果說不出來,會接著關,直到他說出父親滿意的答案為止。

父親很少在家,但父親只要一回來,凌浩川就像老鼠見了貓似的,乖乖地夾著尾巴過日子。

雖然父親并不怎么打他,但他就是怕父親。

直到現在,一聽到父親的聲音,他就情不自禁地緊張。

猜你喜歡

  1. 腹黑小說
  2. 搞笑小說
  3. 貴族小說
  4. 古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