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香蜜沉沉燼如霜

更新時間:2019-06-27 10:29:29

香蜜沉沉燼如霜 已完結

香蜜沉沉燼如霜

來源:騰文作者:電線分類:仙俠主角:錦覓旭鳳

《香蜜沉沉燼如霜》是電線所著的一本仙俠類型的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香蜜沉沉燼如霜》精彩節選:一顆匪夷所思的葡萄美人,一只燒焦的鳳凰男,一條閃亮的美男魚。外加一粒領銜客串的絕情丹。 呃……其實,雙修它是一門值得深入探討的行為藝術。花開了,窗亦開了,卻為何看不見你。 看得見你,聽得見你,卻不能說愛你…… 真的有來世嗎? 那么,吾愿為一只振翅的蝶,一滴透紙將散的墨,一粒風化遠去的沙……...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你這小妖,誰與你說我是烏鴉的!”

我目瞪口呆看了他半晌,訥訥道:“難不成,難不成是只喜鵲?”

那鳥兒臉色鐵青掃了我一眼,便不再搭理我。我私以為這便是默認了。心里盤算,我將他當烏鴉,他將我當妖怪,倒也十分和諧地平衡了。

他長臂舒展,照空一拂站起身來,身上已是多了一件赤金色的錦袍,耀眼奪目堪比初升旭日,我端詳一番,覺得他除了眉毛比我濃些,眼尾比我上挑些,鼻子比我挺拔些,身量比我高些,還有就是身上多了個不明之物,倒真真沒看出個所謂的“男女之別”別在何處。

“可有泉水?”銳目一掃,最后居高臨下停在我的臉上。

“道友且隨我來。”縱然這鳥兒脾氣不是很好,但是我們做果子的自然不能和一只鳥一般見識,從善如流乃是正道。

我庭中有一方清泉,終年氤氳繚繞,老胡常贊:“桃桃這里倒實是堪比天宮仙境。”雖然我以為老胡未必上過天宮,卻對自己這泉池亦是十分滿意。

那喜鵲見了清泉,臉色方才好些,伸手一招,手上便多了個白玉耳杯,舀了半杯泉水,品茶一般望聞問切一番方才入口,良久道:“這泉水尚且甘冽,勉強入得口。”

我沒仔細聽他說些什么,只是看他這樣隨手一變便可變出這樣精美的杯子十分羨艷。我雖懂變換之術,卻終需憑借個草啊葉啊什么的,憑空是變不出來的。老胡也不行,長芳主倒是可以的。足見這喜鵲不但是個仙,還是個品階頗高的仙。委實可嘆我當時動作不夠迅速,不然趁其昏迷之際取了他的內丹精元,說不定此時我已位列仙班了,如今,偷雞不成反蝕把米,還得委屈自己伺候于他,

一嗟三嘆哪!

忽覺頭上有異,抬眼一看卻是那喜鵲捏了我的發髻把玩,話說起來,我的發髻就如此好玩嗎?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戀物癖”。

“你這小妖,嘆的什么氣?”

這喜鵲看來記性比老胡還要不如許多,張口閉口喚我小妖。

我兀自坐在泉邊,除了鞋襪,將腳泡入泉水之中,沁涼舒爽十分愜意,踢水踢得正是歡暢,卻見那喜鵲黑了半邊臉,“這泉水是做甚用的?”

我十分納罕,“泉水自然是洗足沐浴浣衣用的。”

“你!……”那喜鵲臉色又由黑轉紅,捂著嘴便開始干嘔,半晌后怒氣沖天沖我道:“蠻荒小妖,齷齪不堪!”

我不解,方才說“甘冽”的是他,如今說“齷齪”的亦是他,喜鵲真是喜怒無常啊。著實令人不屑。

那喜鵲以手撫額,捏了捏額角,道:“罷了。”繼而環視了一下四周,問:“此處可是花界?”

“正是。”

至此,我大體概括得,喜鵲是一種脾氣古怪、記性差、戀物、喜怒無常且反應遲鈍的鳥兒。

他瞥了我一眼,伸手招來一朵七彩祥云,眼看便要踏云而去,我方才反應過來他這便是要離開花界了,抓了他的袖口甚是委屈,“道友還未報答我的救命之恩呢。”

他似笑非笑抱了手問我:“哦?不知恩公想要我如何報答?”

我絞著手指想了想,“你若帶我出得這結界去天宮,這恩情便當是勾銷了。”

話音剛落,我便又被他現了原形,正待憤慨,那喜鵲卻將我放在掌心掂了掂,道:“如此帶著倒也不礙事。”便將我于袖袋中一擱騰云飛去。

不知他飛了多遠路,我只知自己在他的袖袋中從左滾到右,又從右滾到左,從上滾到下,又從下滾到上,滾得暈頭轉向好不難受。

剛停下,便聽得一個驚喜的聲音道:“二殿下回來了!二殿下回來了!快快通報天帝陛下!”

緊接著一陣五味雜陳的花粉香撲來,幾個聲音齊齊道:“鳳君這是去哪里了?可真真急煞奴家們了!”

“不過去外界轉了一兩日,叫美人們受驚了。”喜鵲的聲音我是識得的。

一個綿軟嗔怪的聲音接道:“鳳君真壞,可嚇壞奴家了。”

又聽得一個蒼老的聲音:“恭賀二殿下涅磐重生。老仙等護法不利,請殿下責罰!”

涅磐?我雖被禁在水鏡之中見識不多,但典籍還是讀得頗多,故倒還曉得只有鳳凰才有“浴火涅磐”這一說,不免有些震撼,如此說來那鳥兒竟是只鳳凰神鳥!

原來,羽毛烏黑的不一定是只烏鴉,它還有可能是只燒焦的鳳凰。

一陣靜默,花粉之味漸漸散去,方聽得那鳳凰幽幽應道:“此事原怨不得燎原君諸仙,只有百年做賊的,沒聽得百年防賊的。凡人這句話我以為甚是有理。”

“殿下是說……”

還未聽出個所以然來,我一個打滑骨碌碌從那袖袋之中掉了出來,化作人形一**坐在了地上,疼得眼淚汪汪抬起頭來,卻見一個花白胡子的老神仙看著我一愣一愣,好半天道:“這、這是哪里來的小童?”

那鳳凰鳥兒卻不甚在意瞟了我一眼,“不過是個要報恩的小妖。”

老神仙捋了捋下巴上的長須,“殿下仁善,己方遇難,仍不忘兼濟天下。”

我憤憤地剜了那鳥兒一眼,怎的不說清主謂賓定狀補,叫這老兒倒誤以為是我要報恩于他。正要開口辯解,門口飛來一個仙官,拖了長音一板一眼宣道:“天帝陛下宣火神速速覲見。”

“旭鳳領旨。”焦鳳凰虛虛俯身抱了抱拳,轉身與那老神仙道:“燎原君且隨我同去吧。”又與那仙官道:“惠行者且前面帶路。”

一行人三下兩下走得空空散散,只余我一個坐在這偌大的廳中央,與那廳首匾額“棲梧”二字相看兩厭。

我拍拍衣裳站起身來,出了門外左右瞧瞧,難不成這便是天宮?左右看著也沒甚稀奇,只是多了層層繚繞不散的霧氣而已,將那地面遮掩得若隱若現,反倒叫人看不清路,深一腳淺一腳,走得好生艱辛。

彼時,我尚不知但凡神仙出門從來都是用飛的,走路乃是委實落魄之舉。

話說這鳳凰的園子實在大得很,只是花草卻單調乏味,數來數去,統共三種花:鳳仙花、鳳凰花、玉鳳花。乏善可陳。

我繞了一圈,在火紅如荼的鳳凰花落英之中看見一團隆起之物一起一伏,遠看并不真切,于是近前去將那層層花瓣剝離,卻見得一只毛皮火紅的小獸,蜷作一團呼呼睡在其中。露了半只尖尖的小耳朵和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在外。甚是有趣。

我伸手捏了捏那爪子,中間有個軟綿綿的小肉墊。

嗯~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于是,我又捏了捏。

小說《香蜜沉沉燼如霜》 第三章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古裝小說
  2. 貴族小說
  3. 女強小說
  4. 青春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