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亂世逍遙記

更新時間:2019-06-28 15:12:35

亂世逍遙記 連載中

亂世逍遙記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常居九分類:武俠主角:白慕華朱英

甜寵新書《亂世逍遙記》由常居九所編寫的武俠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白慕華朱英,書中主要講述了:朝廷腐敗,武林動蕩,分爭恨不休。兒女情長,愛恨癡纏,江湖任漂流。孰好孰壞,原本難分。滄桑患難,有情人雖成眷屬,世事難全,尚有癡心人未歸……...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群雄聞得令聲,個個奮勇呼喝,向四周奔去。青城十雄與那幾名韃子官人并肩騎在馬上,莊興南這時才知青城十雄乃是中原叛賊,已投靠蒙古,不由得怒氣勃發,喝道:“青城十雄枉為漢人,竟做出如此齒寒之事!”

只見一名蒙古官人說了句蒙古語,眾兵將立時取出弓箭,霎時間四面的弓箭似雨淋般朝群雄射去。眾人也不慌亂,左避右擋,那些本領低微的弟子避擋不及,都已中了敵箭,死傷不計。

莊興南眼見己方慘遭亂箭,又見青城十雄堂堂中原男兒,竟投靠蒙古,心中更是怒不可遏。徒地一聲清嘯,只震得樹葉沙沙作響,射來的雨箭竟也受挫跌落在地。這一干人不由得暗暗吃驚,心想他內力渾厚至斯,實是當世罕見。只見他猛地朝江天成躍去,眾韃子兵見勢不妙,均收了弓箭,手舉長矛齊向群雄攻去,尚有數十人圍在江天成身前,意欲相護。

江天成見莊興南來勢甚兇,急翻身下馬,叫道:“五弟快放暗器。”黃鶴聞言,只聽得空中‘嗖嗖’幾響,幾枚細針徑向莊興南射去,陳勝雄也自長鞭揮去。

莊興南見暗器、軟鞭雙雙攻來,身子在空中一翻,已躲了開去,他這一避,去勢漸緩。青城十雄見機,當即同時發難,一時間刀、劍、鞭、暗器幾門武器同時向莊興南擊去。莊興南怒喝一聲,徒手與十人斗將起來。

適才亂箭之中,一中年男子以兵器抵擋,始終護住楊君,這才有驚無險。這時見蒙古兵挺矛而上,急道:“少主當心,不可亂走。”楊君從未見過這等大戰,心頭又驚又怕,轉頭見程青奮勇殺敵,忽想:“我楊君堂堂男兒,如何這般膽小?”說道:“張叔,不要管我,你先幫著青妹。”

那姓張的見蒙古兵攻來,不答他話,手執長劍,護住四周。

這時林中兵刃相交之聲響成一片,蒙古兵個個強壯彪悍,眾位英雄俱都身負絕技,一時也不至勝敗便分。如若時間一長,蒙古兵畢竟人多,優勢盡占,群雄勢必潰敗。

楊君再看過去時,只見程青左手已受了箭傷,程秋水又全力抵敵,護她不住,不由得心中一急,叫了聲“青妹”,見她單手抵敵,滿頭大汗,心中更為不安,奔到她身前,問道:“青妹,你還好嗎?”

程青見他危急中還來關心自己,心中感激,猶如暖流淌過,笑道:“還好,就是手臂發痛。”楊君見她已將羽箭拔了出來,鮮血兀自汩汩流個不停,忙道:“咱們快走罷。”說完背上程青便發足便奔,朝那姓張的叫道:“張叔小心,我先走了。”那姓張的轉頭看時,楊君正背了程青往林外疾奔,忙趕將過去護送二人,這才不致傷身。

這時林中眾人斗得正緊,莊興南以一敵十,周旋一番,青城十雄竟盡被擊敗,落荒而逃。莊興南見此地各人均都命懸一線,任他十人逃了出去,心想擒賊先擒王,直向那領頭的蒙古官抓去。那官員見莊興南這般勇猛,心中一慌,跌下馬來,旁邊那名官員卻不畏懼,雙腳一蹬,已翻身下馬,護在那跌落的官員前。

莊興南見他氣宇軒昂,身材高大,年紀在二十七八左右,這時斗然站在跟前,想必大有手段,不敢輕視。當即全力朝他襲去,喝道:“**蠻奴,接招!”那人悶哼一聲,迎將上去。兩人徒手相斗,竟自不相上下,莊興南暗暗生奇:“不想蒙古人中,竟有這等好手。”當下不敢怠慢,發招更狠。

程秋水瞥見楊君已將程青帶了出去,心中一寬,暗道:“今日沒來由在這里斗這些蒙古人,全是青兒鬧著要來,如今青兒得以脫險,還是及早脫身為妙。”當即展開輕身功夫,身法端的是飄逸無比,片刻間便隱沒林外。褚青山見師妹師母均已脫險,心中無掛,隨著萬無影,愈戰愈勇。

那些韃子兵雖強悍,畢竟本領低微,在座的中原豪杰俱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雖有傷亡,卻無大礙。眼見兩千名韃子兵只剩下一千多名,眾人更顯勇猛。那馬看的“秦家拳”何等了得?斗到酣處,竟爾哈哈大笑,直呼:“痛快!痛快!”轉頭去看莊興南時,只見他勁力剛猛,出招更是變化無窮,不禁贊道:“降龍十八掌內外兼具,端的是厲害無比。”再斜眼看時,只見適才那跌落馬背的蒙古官將持刀站立一旁,只待莊興南稍有不慎,便趁勢砍去。

馬看本是疾惡如仇之人,眼見那官將行此小人之徑,不由得心頭怒起,竄到跟前,當頭一拳揮去。那官將一驚,忙舉刀護住面門;馬看身材矮小,身法靈便,見他舉刀格擋之勢,全不會武功,當即側身一飄,又是一拳揮將過去。那官將雖生得健壯,終究不懂武功,見馬看飄忽不定,竟爾避擋不及,硬生生吃了他這一拳。

那官將也算經打,這一拳下來,他只退了幾步,臉上發燙,卻再無它事。要知蒙古人生性勇猛好強,適才知敵不過莊興南,是以持刀一旁,只盼有機可趁。這時被馬看一拳打中,怒喝一聲,朝馬看揮刀砍去。

馬看卻哪將他放在眼中?喝道:“再吃我一拳。”當即身子一矮,又如同方才打陳老三一般,伏地朝那官將襲去。那官將見他猶如蟒蛇般直竄而來,心中一驚,倒也不懼,揮刀直朝地上亂砍。馬看見他絲毫不懂武功,揮刀胡斬,全身破綻大露。待竄到他跟前時,身子避開大刀,倏地站起朝那官將扮個鬼臉。那官將氣的惱怒,舉刀朝馬看當頭揮去,馬看身子輕巧避開,已到他身后,一拳又朝他后腦勺擊去。待得察覺,拳頭已至,又復中了一拳。

這一拳擊在腦后,那官將如何能承受?身子朝前一撲摔倒在地。馬看見眾人奮力廝殺,險象迭生,對蒙古兵恨意遞增。當即奔到那官將身后,又朝他太陽穴上重重出了一拳。這太陽穴乃人身要穴,馬看使勁全力,那官將如何能再活命?雙眼一瞪,就此斃命。

眾韃子兵見這干人體質雖不如自己,卻是個個勇猛,哪有余暇顧及身旁?領頭的絕了氣也不曾察覺。與莊興南斗的那官將武功了得,瞥眼間見馬看已將那官將殺死,知群龍無首,必然潰敗。當下出招更加兇狠,一拳一掌都使了殺手,莊興南見他陡然間出招兇狠異常,心頭一震,暗道:“這人好生了得,出手卻全然不是蒙古一派。”

那官將見眾兵傷亡慘重,情知再斗下去必輸無疑。當即展開掌法向莊興南奮力拍去,全身破綻大露,大有同歸于盡之勢。莊興南見他掌法威猛,全不管周身要害,實乃武學之大忌。不禁心頭一震,暗道:“這蠻人打得沒了耐心,我且遂了他愿。”當即挺掌而上。那官將見狀,心中一喜,徒然變招,兩人雙掌交,只震得手臂酸軟,虎口生痛,莊興南叫了一聲“好”,立時翻身后退。那官將也趁這一掌之勢,猛向馬上躍去。道:“兄臺武功過人,他日再當請教。”

莊興南這時才知他之所以破綻大露,原是要引他相對一掌,趁機離開,這時聽他說的是漢人官話,音調極其純正,詫道:“你是漢人?”

那官將不理會他,撇下眾兵,調轉馬頭,奪路而去,眾兵見領頭的一死一逃,心中慌亂,且戰且退,往回路奔去。

群雄見眾兵退去,哪肯就此罷手?個個奮勇呼喝,乘勝追擊。莊興南叫道:“諸位止步,且由了他們去。”群雄聽得喊聲,雖心有不快,也只得停步。馬看見地上己方死傷百人有余,心中有怒,拾起地上一桿長矛,朝那群韃子兵擲去,這一擲之力好猛,竟爾連穿了兩人。群雄見狀,齊齊喝了聲采。

南天池道:“現下敵軍潰敗,正是好時機,莊幫主何故不再追擊?”

莊興南道:“我瞧那領頭的雖從了蠻人,倒也是條漢子,今日且由了他們。”群雄不解,那馬看道:“呸,蠻人兇狠殘暴,哪里有什么漢子不漢子了?”眾人卻不懂莊興南心思,在他眼中,只要武功高強的,都可稱得上一聲漢子,所以今日邀來的都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不過如若行事惡劣者,莊紅林雖敬他做漢子,卻也要替天行道了。

玄因原帶來十余名少林弟子,經適才一戰,現只有了幾名,又見雙方橫尸滿地,不禁感嘆起來,口宣佛號:“阿彌陀佛,今日無心之過,一殺千余人,罪孽,罪孽。”說著盤坐當地,誦讀經文,超度死者。眾人知曉玄因心地慈善,也不答話,齊將死去的眾弟子合葬林中。

萬無影見莊興南佇立一旁,凜然生威,道:“莊幫主,當年你得朝廷情報,不顧生死,一人在關外苦守一夜,生擒主帥,這等為國為民,俠義心腸,在座的各位如何不知?如今蠻人雖欺壓邊境,此時又遭此一敗,到底未敢攻克城邦,哪日若敢侵進疆土,萬某隨莊幫主灑血抵敵便是。”言下之意是要莊興南稍安勿躁,待蒙古攻打城池之時,大伙再前去抵抗不遲,若此刻便前去相援,勢必挑起事端。眾人也正是此意,如今前往邊境相助實非上策,又聽了萬無影道起往事,今日又殺的性起,不禁齊聲應是,道:“我等敬莊幫主是條好漢子,真英雄,他日韃子兵若侵進疆土,我等愿隨莊主灑血沙場!”

這一下呼聲人人俱都是精神之喚,響徹林子。莊興南見眾人心意相同,頓感大慰,道:“莊某是個粗人,只懂得喝酒打架,承蒙各位看重,他日沙場之上,報效家國,定當不負厚望。”說著抱拳作了個四方揖。

眾人聽得此話,又始歡呼,莊興南又命人分了酒碗,自己提起酒壇,與眾人“咕嚕咕嚕”豪飲起來。

小說《亂世逍遙記》 第一七章 群雄協力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耽美小說
  2. 古代小說
  3. 宮斗小說
  4. 幻想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