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孟婆,今天算命嗎?

更新時間:2019-07-02 12:08:34

孟婆,今天算命嗎? 已完結

孟婆,今天算命嗎?

來源:微小寶作者:兔子夏分類:言情主角:孟無憂黎瑾川

《孟婆,今天算命嗎?》是兔子夏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孟婆,今天算命嗎?》精彩節選:她是地府第一美人,統領一千零八位勾魂使,氣勢萬千,一朝犯錯被罰成了凡間的女胖子。 對此,孟無憂很是憂傷,變成胖子她忍了,法力時好時壞被鬼追她也忍了;可問題是,她對那個毒舌、傲嬌又腹黑的傲天山莊的莊主黎瑾川簡直不能忍,脾氣差、武功差、性格差,這樣的黎瑾川根本就是閻王派來折磨她的。如果不是看在黎瑾川的氣運非常,她有求于人家,孟無憂發誓,她是真的想把黎瑾川給帶到黃泉下頭去……...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那送嫁隊伍很快就出了村子,孟無憂見著外頭沒人了,主動打開門走了出去。黎瑾川和韓晨也隨后跟上,韓晨望著遠處隱隱傳來的火光,想起剛才見到的詭異的一幕,不由地問了一句:“他們這是在做什么?”

孟無憂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明白。這荒廢的村子居然還有送嫁的隊伍?而且,好端端的,什么送嫁隊伍會在晚上進行?

“我可能知道他們在做什么。”黎瑾川沉思了片刻,想起自己曾在書中見過這類詭異的送嫁情形,見著孟無憂和韓晨都望向自己。黎瑾川又看了看不遠處的火光,示意兩人一起追過去看看:“我們跟過去看看吧,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他們是在結陰親……”

黎瑾川的猜測是準確的,三個人偷偷摸摸地跟著那送嫁隊伍一路到了離鄭家村五里外的一處空地,那空地上早就等著一戶人家,那戶人家都是一身縞素,隊伍里還放著兩副棺材,這儼然是送喪隊伍。這送嫁隊伍和送喪隊伍在月色下,對比強烈,更添詭異。

有人在空地上擺出了供桌,一對滿面愁容的夫妻則分別坐在供桌的兩側,看樣子,這送喪隊伍里的死者應該是他們的兒子才對。

很快,韓晨追捕的那個男人從花轎里拉下一個新娘。那新娘一下了花轎就開始掙扎起來,只是手腳被束縛著,嘴里也塞著布條,只能咽嗚喊著。那男人毫不憐香惜玉,將新娘給壓在了那對夫妻前面,那送喪隊伍里也出來一個人,手里抱著一只大公雞,和新娘行禮。

等到禮成之后,那男人又將新娘給拉到了其中一副棺材前,推開棺材,掀開新娘的蓋頭,迫使著新娘往里看。那新娘只看了一眼,身子一軟,直接暈了過去。那男人見著新娘暈過去了,直接將新娘抱起來放到了棺材里。然后所有人都退離了棺材,背對著棺材,低著頭不知在干什么。

韓晨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想要上前去救人,卻被孟無憂一把給拉了回來:“他們人多勢眾,你這一個人冒冒失失的沖出去,還不夠他們打的呢。”

“那怎么辦?難不成我們要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逼死那個姑娘?”韓晨很是氣憤,他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結陰親的方式。詭異之中又處處透露著殘忍,活人怎么能夠和死人成親呢?而且這里放著兩副棺材,他們明顯就是殺了那個姑娘,讓那姑娘陪著那個死人一起下葬,作對真正的夫妻。

“我曾經在書里看過,這兒女少亡之后,父母托人為其尋找已故配偶,這便是結陰親。若雙方父母同意,即于清明前二日,將亡女遷葬,與亡男同穴安葬,‘配送’紙扎嫁妝一套焚燒。只是,這用活人來結陰親的,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黎瑾川的眉頭也緊緊的皺在一起,神情中帶了幾分厭惡。

孟無憂聽到這,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是了,我想起來了,這結陰親一事流傳已久。只不過這都發生在一些比較偏僻的地方,像中原這一帶,偶有發生,也都是悄悄的進行的。只是,這用活人來結陰親的,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我有個大膽的猜測,這些采花賊是一個團隊的。他們在城中禍害姑娘,故意擾亂官府的視線,其實他們是在暗中踩點,根據對方提出來的生辰八字,找到他們想要的姑娘將其拐走,然后帶到對方那里,與那死了兒子的人家結陰親。他們應該是覺得這活人比死人要好,也更能讓死人滿意這門親事,所以他們鋌而走險,并且從中牟取暴利。”

“這群畜生。”韓晨握緊了拳頭,恨不得上前將那群人一個不剩的全部抓起來。

“你別急,我們想要救人并將他們一網打盡的話,必須從長計議。”孟無憂話音剛落,一陣冷風吹過,只是三個人的注意力都在那棺材里頭,并沒有察覺到。

那冷風一路吹到了那供桌旁邊,那供桌旁邊站著個道士模樣打扮的男人。那道士正閉著眼睛,嘴里念叨著經書。那冷風在道士身邊圍繞了一圈,隨后消散。道士睜開眼,一雙眼睛滿是陰鷙的望向孟無憂三人的方向。

“我們先走,去找傲天山莊的人,再回來解決他們。否則就我們兩個半的人,根本敵不過人家。”孟無憂沉思了片刻,揮著手,示意韓晨先離開。

“兩個半?”韓晨對孟無憂的話有些不太理解。

孟無憂瞥了一眼黎瑾川,沒好氣的回答:“這位莊主大人不會武功,不就只能算半個人嗎?”

黎瑾川聽到孟無憂的話,瞥了一眼孟無憂,只不過這一次卻沒有再回嘴過去。韓晨也很是無奈,對孟無憂在這種危急關頭還能抽出空來打擊黎瑾川的舉動,也很是佩服。不過孟無憂說得對,他們現在勢單力薄,絕對不能和對方硬碰硬。

“走。”韓晨小心翼翼的招了招手,帶著孟無憂和黎瑾川從來路撤退。然而三人才剛直起身,正準備轉身離開,赫然發現剛才還在供桌旁邊的道士已經站在了他們的身后。三個人同時往后退了一步,身后響起紛雜的腳步聲,回過頭去,抓他們前來的那伙人又將他們給包圍了起來。

道士盯著韓晨看了幾眼,陰森森的笑了一聲:“老道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安陽城的捕頭啊。怎么?捕頭大人,在亂葬崗呆了一夜還沒呆夠嗎?”

“亂葬崗?是你。”韓晨盯著那道士,眼中怒火爆發:“你就是那個在亂葬崗布局的人?”

“沒錯。”道士一口承認了下來,盯著韓晨桀桀怪笑起來:“原本我們也不想和官府作對的,也就沒有在亂葬崗取了你們的性命。沒想到,你這是地獄無門偏要闖啊。既然如此,老道就成全了你,送你去黃泉路走一遭。”

眼見著道士要下手,孟無憂突然跳出一步急聲叫停:“等一下。”

道士揮了揮手,讓人先停下,將目光轉向孟無憂。孟無憂一把拉過黎瑾川,將其推在她和韓晨的身前,指著黎瑾川大聲對那道士開口:“喂,臭道士,你知道他是誰嗎?我告訴你,他可是傲天山莊的莊主,你要是敢對我們下手,傲天山莊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聽到孟無憂的話,那道士的目光轉向了黎瑾川。黎瑾川站在原地,雖然被孟無憂給推出來做擋箭牌,可臉上也看不出一絲異樣的情緒。沉著冷靜,氣質卻比常人更要出眾,尤其是那宛如謫仙一般的相貌,在這月色下更加奪目。

轉了轉眼珠子,道士冷笑了一聲,貪婪不已:“既然是傲天山莊的莊主,那就更好了。待老道施法,將他的魂魄給困住,制成老道的傀儡,然后將人送回傲天山莊,這傲天山莊不就成了老道的了嗎?”

孟無憂挑了挑眉,對道士這貪婪的野心也是佩服的不得了。見威脅沒用,孟無憂也不打算束手待斃,從自己的懷里掏出幾張剪紙,單手掐訣,那幾張剪紙立刻沖著道士而去。等困住了道士,韓晨率先發難,帶著孟無憂和黎瑾川從另一條路離開。

“雕蟲小技。”道士很快就解決了那幾張困住自己的剪紙,從身上背著的布袋里拿出符咒,默念法咒,這空地上憑空刮起了一陣冷風。道士指向孟無憂三人逃竄的方向,那冷風打了個旋,追著三人而去。

“呼呼呼。”孟無憂跑的是上氣不接下氣的,這個時候,她無比的懷念小白的存在啊。韓晨跑在孟無憂和黎瑾川的后面,給他們兩個殿后。見孟無憂快要堅持不住了,正想開口鼓勵一聲,只覺得身后陰風陣陣,一回頭,韓晨驚呼一聲,整個人已經倒在了地上。

“韓晨。”發現韓晨倒地,黎瑾川停下了腳步,急忙回身將其扶起來。孟無憂也停了下來,折返回去:“怎么了?”

“我,我……”韓晨只說了一個字,就口吐鮮血。孟無憂見狀,伸手搭脈,臉色沉了下來:“是陰氣入體,是那道士搞的鬼。”

“沒錯。”孟無憂話音剛落,道士已經帶著人追了上來。看著韓晨受傷,道士陰笑幾聲:“這下子,老道倒要看看你們怎么跑出老道的手心。”

孟無憂攔在了韓晨面前,冷聲訓斥:“道士,你好歹也是修行之人,如今已然犯下了罪孽。不束手就擒早日悔改,不怕來日下了地府,永遠不能超生嗎?”

“小妮子,少在這里恐嚇老道。老道修行的時候,你還不知在哪里呢。以為有點雕蟲小技就可以教訓老道了?癡心妄想。”老道盯著孟無憂,笑容森然:“老道今兒個就讓你瞧瞧,什么才叫真正的本事。”

老道掏出一把符紙,往空中一撒,雙手掐訣。一瞬間,林子里陰風陣陣,所有人都感覺周邊的溫度冷了下來。老道身邊的人都有些驚恐地左顧右盼起來,孟無憂神色警惕,手中已經摸到了天夕香……

小說《孟婆,今天算命嗎?》 第十八章 結陰親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宮廷小說
  2. 虐戀小說
  3. 奇幻小說
  4. 青春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