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戰皇

更新時間:2019-07-02 14:34:59

戰皇 連載中

戰皇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一難分類:玄幻主角:風七香苑

小說主人公是風七香苑的小說叫做《戰皇》,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一難所編寫的玄幻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皇權之爭,神魔之戰,神與魔的選擇,是必然,是宿命,還是征伐背后神與魔的操弄?每一個覺醒后的神魔武者,都是這盤無形棋局中的一枚棋子,誰又能跳出棋局,不被命運捉弄。諸天神魔,誰主沉浮,一個少年,一顆殺戮之心,如何在神與魔的夾縫中求存,如何跳出棋局,掌控自己的命運!...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層出不窮的危險,真是防不勝防啊!”

風七苦笑一聲,同時也是暗嘆自己的大意,若是自己能夠再謹慎一些,或許就不會無聲無息的被幻術所困,也就不會被重創了。

“不過,那個女人所用的兵器倒是有些特殊,竟然能直接抵擋我的魂劍!”

風七想了想,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干脆不再多想,來到兩具尸體前,卻發現兩人并沒有隨身背包,也就只有落在岸邊的那兩把劍而已。

風七仔細掃視一眼二人的尸體,眼神突然一喜,只見兩具尸體的腰間,都綁著一條三指寬的腰帶,本來這也很正常,只是在他們的腰帶上各鑲嵌著一顆寶石。

風七立刻將兩人的腰帶結下,無形的精神力探入腰帶上的寶石,隨即,就發現在寶石內部各有一個空間,大約兩方左右的空間。

“儲物腰帶......”

兩條儲物腰帶內的空間完全相同,雖然空間不是很大,但對于風七而言,卻非常適合,至少能為現在的他帶來不小的方便。

“空間有兩方大小的儲物腰帶,在神魔殿中,也差不多價值十萬金幣了!”

風七又查探一下兩個儲物腰帶內的東西,除了一些奇花異草,稀奇礦石、靈獸血珠之類的東西之外,竟然有各有好幾張神魔晶卡,兩個人加起來足有十幾張之多,這還沒算逃走的那個女人。

“看來這三人可沒少獵殺其他人!”

“只是你們兩個倒霉!”風七將兩人的東西,連同自己的東西全部裝進一條儲物腰帶內,然后綁在自己腰間。

隨后,風七就回到岸邊,將那兩人之前所用的劍撿起,這是兩把看上去普通的劍,只是這兩把劍的劍顎上,各鑲嵌了一塊小拇指大小的晶石。

風七探出精神力,兩把劍就直接從其手中飄起,劍顎上的寶石微光閃爍,連同整個劍身都亮起微光。

“不愧是神武者專用兵器,能讓神武者以最少的精神力來控制兵器進行攻擊!”

神武者所用的兵器,要比魔武者更加苛刻一些,畢竟兩者所用的力量不同,神武者所用的兵器都是經過特殊材料和手段打造而成,不但能讓神武者更方便使用,甚至有些兵器還擁有特殊的能力。

當然,神武者所用的兵器,一般情況下,都比魔武者所用的兵器更貴。

若說魔武者是平民,那神武者就是貴族,當然在神魔武者的前期,神武者對比魔武者還是會占據不小的優勢。

就像是剛才所發生的事情,若說這三人都是魔武者,風七只憑劍法也能和對方一戰,但對方是神武者,完全可以在遠距離下攻擊,若非風七還是一個先天巔峰的神武者,他絕對是必敗無疑。

可惜,世上沒有那么多的可能,風七是運氣好,才會從幻術中掙脫,并反殺對方二人,且借此大賺一筆。

“忽然發現搶奪別人,的確是收獲更多!”

風七殺了這兩個青年,從他們身上得到的財富,絕對要比殺死兩個先天巔峰的靈獸妖獸賺的多,且多的不是一點半點,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會有那么多專門搶奪他人的人出現,為的就是一個利字。

風七隨即從破損的衣服上撕下來一布條,將腰間的傷口包扎一下,然后背著自己的劍,快速離開。

一片茂密的叢林,一個青年正快速疾馳,宛如一頭獵豹,但他的身上確早已是傷痕累累,但他卻仿佛不知,手持一把銹跡斑斑的刀,在叢林中疾馳,好像是在逃避著什么。

突然間,一個陰森的笑聲就在林間回蕩:“肖正陽,你又能逃到那里去呢!”

笑聲不但陰冷,且還帶著濃重的譏諷,和一種嘲弄的意味在內。

肖正陽臉色一變,疾馳的身體驟然停下,身上血之力量涌出,就連手中的那把銹跡斑斑的刀上,都有血芒吞吐,流露著強大的鋒銳之力。

“焦沉玉......莫要逼人太甚了!”肖正陽神色凝重,防備著四周的眼神中也多了幾分狠辣。

“哈哈......逼人太甚嗎?只要你交出你手中的銹刀,我可以放你一馬!”陰冷的笑聲在林間回蕩,讓人無法分辨聲音的正確方向。

“不可能......”肖正陽的回答很干脆。

“那就怪不得我了!”

聞言,肖正陽冷然一笑,道:“我若交出手中的銹刀,恐怕會死的更快吧!”

“這就看你的選擇了,是選擇交出銹刀,為自己爭取一線生機,還是留著銹刀,等待死亡降臨!”

“哼......你也不過只會躲在暗處偷襲,若與我正面一戰,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

“那又如何?想要讓我露面,也要看你有沒有這樣的本事了!”

“既然你不敢露面,那我就不奉陪了!”肖正陽隨即而動,想要盡快離開這個茂密的叢林,只有到了寬闊的地方,他的劣勢才不會那么明顯。

“呵呵......你現在還走得了嗎?”伴隨著陰冷的笑聲回蕩,幽暗的樹林中,頓時是風起林動,大量的樹葉飄落,仿佛在一瞬間,這片樹林就進入了深秋,進入落葉紛飛的季節。

但如雨飄飛的落葉,卻并非是自由下墜,而像是有了生命一樣,紛紛朝著肖正陽而來。

肖正陽猛地停下,手中銹刀上血芒暴漲,身體原地旋轉中,血色刀芒瞬間化作一個陀螺,強大的鋒銳之力將周圍的落葉紛紛撕碎。

“桀桀......”

陰冷的笑聲再起,落葉依舊,但在肖正陽的眼中,周圍的環境卻驟然改變,變得更加昏暗,但在這幽暗之中,卻有一道道明亮的身影飄落。

這是一個個女子,每一個都是輕紗蔽體,每一個都是風華絕代,每一個都足以令人沉淪,每一個都能讓男人心生憐惜。

鶯燕輕語,身姿輕搖,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無不動人心弦,且都敞開胸懷,飄向肖正陽,就像是一個個投懷送抱的愛人,撥動著肖正陽心中最柔軟的地方。

“神武領域......”

肖正陽臉色更沉,強壓心中的波瀾,血色刀芒更勝,刀勢更急,不管來者是落葉,還是那動人的佳人,在狂放的刀芒中紛紛被撕裂。

但他的刀芒雖然很強,可周圍的落葉和佳人,卻像是無窮無盡一樣,根本不見減少。

若落葉和佳人是飛蛾,那肖正陽的血色刀芒就是那燈火,最終是飛蛾在火焰中湮滅殆盡,還是飛蛾將燈火撲滅,結果如何,誰又能知道呢!

時間在一點點的過去,肖正陽的刀勢,從最初的完美防御,也開始逐漸出現破綻,畢竟他的刀勢再怎么完美,也不可能一直保持不變,更何況他的心神也在不斷受到侵擾,在無窮無盡的攻擊中,他怎能一直保持完美。

短短數十個呼吸,那護住全身的血色刀芒,終于出現了縫隙,就是這剎那間的破綻,卻被一道驚虹發現,并急速從破綻中穿過,瞬間落在肖正陽身上。

“噗......”是血肉被撕裂的聲音,還是鮮血逆口而出的聲音,又或者是死亡降臨的聲音,也或許都是。

聲音起,肖正陽的血色刀勢消失,身體也僵在當場,而在他的左胸口卻多了一把劍,一把將他心臟貫穿的劍,明亮而又冰冷,劍柄上劍穗飄動,仿佛象征著逝去的生命。

肖正陽低頭看了一眼貫穿胸口的長劍,慘然一笑,就轟然倒地,而他的右手,依舊緊緊握著那把銹刀,仿佛是宣告著即便是死也不愿放手的執著。

人死,風停,佳人消失。

隨之,一道身影緩緩從樹林中走出,這是一個看似二十七八歲的青年,一襲黑衣,黑色長發,但他那張還算俊朗的臉卻很是蒼白,這不是消耗過度所致,更像是天生如此,黑與白,對比是如此明顯。

“若非是擔心你的臨死反撲,我何須和你一個涌泉巔峰的人糾纏這么久!”焦沉玉陰聲一笑,緩步走到肖正陽的尸體前。

焦沉玉的目光落在那把銹刀上,眼神不由的微微一亮,他并不知道這把銹刀的來歷,甚至連肖正陽自己都不知道,但他卻知道這把刀在肖正陽手中,能讓身為涌泉巔峰的肖正陽,發揮出關元之境的力量。

也正是因為如此,焦沉玉和肖正陽都能想到這把刀的不凡,這也是他們爭奪的原因。

一件好的兵器,無論是對神武者,還是對魔武者,都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一件能讓人越級而戰的兵器,更是難得,既然遇到,又怎么能輕易錯過。

若非是這把銹刀,身為關元之境的焦沉玉,早就殺了肖正陽,根本不會糾纏到現在。

“若是你主動交出這把刀,或許我真的會饒你一命,可惜......”

焦沉玉的話,不是嘆息,更多的是嘲諷,或許正如當初肖正陽所說,就算他真的交出銹刀,焦沉玉也不會放過他,反而他會死的更快。

只因焦沉玉從來都不是那樣的人,他怎么可能會讓人知道這把不凡的銹刀在自己手里,萬一因為放走肖正陽,又惹來其他強者爭奪,那豈不是倒霉了。

所以事情從開始,就注定了肖正陽的死。

焦沉玉伸手欲取肖正陽手中的銹刀,可就在這時,已死的肖正陽卻突然動了,右手銹刀瞬間揮出,并在須臾間,就從焦沉玉頸間劃過,一閃而沒。

小說《戰皇》 第16章 一把銹刀,兩敗俱傷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冤家小說
  2. 虐戀小說
  3. 豪門世家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