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總裁 > 豪門總裁的少夫人

更新時間:2019-07-04 10:10:46

豪門總裁的少夫人 連載中

豪門總裁的少夫人

來源:花生小說作者:可愛的靈魂分類:總裁主角:顧明絕蘇童童

主角是顧明絕蘇童童的小說是《豪門總裁的少夫人》,本小說的作者是可愛的靈魂傾心創作的一本現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她是蘇家不受寵的二小姐,卻被掃地出門,賣給傳說中不近女色冷酷無情的顧總裁,還以為從此生存在水深火熱之中,但沒想到總裁大人護短得很,綠茶婊,奇葩家人,商戰漩渦,每一次蘇童童都全身而退,每一次蘇童童都及時回護,直到她的青梅竹馬出現,一切似乎又開始了新的變化…...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大哥,輕念不會喝酒,這一杯我覺得還是算了。”

“這是什么話,她馬上就要嫁入慕家了,我這個當大哥的,自然多給她些照顧。這杯酒,也算是我一個大哥的一點誠意。”

蘇童童雖然也覺得邏輯不通,但人家都來敬酒了,她這個當弟妹的肯定不能讓人家丟臉。只是慕擇衍一直緊緊握住她的手,不讓她起身。

她轉頭不滿的望著他,誰知下一秒他已按住蘇童童的肩膀,自己站起了身。

蘇童童能夠聞到,兩個之間有火藥燃燒的味道。

“既然如此,那就謝謝大哥的誠意了,這一杯,我替她干了吧。”

慕睿廷微微一笑:“看你這么心疼自己的老婆,我也就放心了。”

說完,兩個紅酒杯碰了一下,各自飲盡杯中的紅酒。

慕睿廷回到座位上,臉色很快變得陰沉。郁瑾萱想要用手帕去擦拭他嘴角的酒漬,卻被他避開了。兩人的氣氛變得尷尬,甚至連話題也沒有。

不像另一邊的慕擇衍跟蘇童童,此刻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說什么。

郁瑾萱只覺得這兩人的畫面像一根根針刺痛她的眼睛。

她扯了扯嘴角,優雅的站起身,打破了那邊兩人甜蜜的舉止:“輕念,我們去冰箱將蛋糕拿出來吧。”

“好呀。”

蘇童童二話不說,馬上跟著起身。

這時慕希顏也被沈陸池推著進來了,慕老爺子見她心情已經恢復不少,自然也就沒再給沈陸池臉色看。

從小到大,不管慕希顏因為什么事情生氣,沈陸池總能找到方法逗她開心,就連車禍后,慕希顏一度陷入抑郁,也是他一直陪在身邊開導,她才能走出心中的陰影。

這兩人的情分,遠不像普通的青梅竹馬那樣簡單。

蛋糕拿出來后,眾人紛紛開始祝壽,氣氛也一下達到了最高點。

蘇童童手里拿了一塊蛋糕,蘸了塊奶油后往慕擇衍鼻尖上抹去,他嚴肅的表情立馬變得說不出的滑稽,蘇童童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慕擇衍眉頭一皺,用迅雷不及的速度在她臉上畫了只貓。蘇童童幾聲尖叫過來,整張小臉已經慘不忍睹。

她沒有料到,這個看上去穩重的男人,居然也會跟她玩這種無聊的游戲。

事后,慕擇衍一把捧住她的臉,親手將她臉上的奶油一一抹凈。他的蛋糕沒吃多少,全犧牲在蘇童童臉上了。

“洗一下會比較好。”蘇童童還是不習慣跟他靠得太近,尤其是,他的眼睛緊緊盯著她的時候,心跳好像根本不是她自己的了。

“別動。”

慕擇衍動作輕柔,想要擦拭一件昂貴的藝術品一樣。

空氣中彌漫著香甜的奶油氣息,蘇童童不由的舔了下嘴角,剛剛好,舔到他的手指。

慕擇衍動作一頓,繼而抬眼看她,深邃的眸中藏著意味不明的笑意。

蘇童童以為他誤認為是自己故意的,想解釋又覺得沒必要,氣氛一下子陷入了曖昧之中。

“如果這是你主動的方式,那我還挺喜歡的。”

什么跟什么!

“我只是不小心。。。”

“我不喜歡聽借口。”

不得不承認,挑逗她是一件挺好玩的事情。

蘇童童還想說什么,卻覺得不管怎么解釋這個男人肯定都會當成借口。在口頭戰爭上,她永遠不是他的對手。最后還是翻了個白眼給他。

晚飯過后,蘇童童和慕擇衍被慕老爺拉著一起去送客,儼然已經將她當成真正的慕家二夫人了。

可憐的郁瑾萱,張羅了一個晚上,慕老先生卻沒有多看她一眼。

送完客人后,他們兩個也差不多該走了。

“你們兩個剛剛都喝了酒,司機這時也不在,今晚就留下來住一晚吧。”慕老爺子見他們打算離開,立馬開口挽留,當然自己是孫子他是無所謂的,主要是想留下孫媳婦多住一晚。

“爺爺,我們明天還要上班,這里離公司太遠了明天出門不方便。還是讓代駕送我們回去吧。”

“不行,都這么晚了我不放心。公司是自己的,遲到一次也沒關系。就聽爺爺的,留下來住一晚,樓上的房間我都讓劉管家給你們準備好了。”

“可是。。。”

“爺爺,我沒喝酒,要不我送他們回去。”

郁瑾萱突然在背后開口。以她的角度,當然不想看著蘇童童在自己面前秀恩愛了。

她的話很快引起老爺子不滿:“他們是慕家的人,留下來是理所應當,你這個當大嫂的,怎么也跟著胡鬧。”

“對不起爺爺。”郁瑾萱低下頭,心中憤意難平,卻沒有表現出來。

“那今晚我們就留下來了。”

蘇童童一聽,抗議的扯了扯慕擇衍的袖子。

如果在慕家過夜,慕老爺肯定會將他們安排在一個房間里,她才不要跟慕擇衍睡在同一張床上,雖然不是沒有睡過。

“好,輕念你放心,爺爺已經讓人重新換了張大一點的床,你們兩個睡在一起肯定不會擠的。”

“謝謝爺爺,那我們上去了。”慕擇衍笑著開口,帶著只能認命的蘇童童上了三樓。

回到房間,慕擇衍立馬將門給落鎖。

蘇童童看著冷色調的房間裝飾,心里陷入了無比壓抑之中。

當她看到中間那張床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立馬變得僵硬。慕爺爺不是說給他們換了個大一點的床嗎,眼前這個她目測也就一米寬,怎么容下她跟人高馬大的慕擇衍!

“慕爺爺騙人,這床根本不是換大了,分明是換成小的了。”

慕擇衍不以為意的看了一眼,眼里笑意更深了。

“這確實已經了換大的了。”

蘇童童不甘心,環視了屋內一周,發現連張沙發也沒有,她起身打開房間內唯一的衣柜,只見里面只剩幾趟慕擇衍的衣服,沒有任何被子床單。

“我不要睡在這里,我要去客房。”蘇童童關掉衣柜,再次不滿的抗議。

這房間里一看都是滿滿的套路,她留下來過夜,無異于羊入虎口。

“不行,這也是我們增進感情的方式。何況,我們早就是未婚夫妻了,難道不應該深入了解一下么?”

慕擇衍邊說話,邊慢慢走向她,一只手緩緩的接下領帶,露出性感誘人的鎖骨。

蘇童童吞了吞口水,想要往后退,背后卻是衣柜讓她無處可逃。

“我媽從小就教育我,不提倡婚前性行為。我們只是未婚夫妻,說不定以后會有什么變數,所以還是分房睡比較好。”

放屁,他調查過,她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世了,哪里有機會跟她講這些了,就算講了,她那么小的年紀就能理解?

慕擇衍慢慢逼近她,冷漠的氣息夾雜著紅酒的醇香,深邃的雙眸猶如深夜的大海翻涌著暗潮。

蘇童童抵擋不住心臟的狂跳,在他走進時,一把抵住他的胸口。

“我接受睡到一起,但互相不能碰到對方。”

慕擇衍看著抵在胸口的小手,眉頭一皺:“我們是未婚夫妻,哪有談條件的道理。該怎么樣就怎么樣,像一對正常的情侶不好么?”

“可是。。。”

蘇童童想了半天,覺得好像無法反駁他的話。這都2019了,她的堅持都這個男人來說就像個笑話一樣。

男人一把握住她礙事的雙手,俊臉越靠越近,醇香的紅酒氣息摻雜了濃烈的荷爾蒙,讓蘇童童的大腦變得無法正常思考,她干脆大眼一閉,不去看眼前的男人。

慕擇衍嘴角噙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眸中倒映出她慷慨赴死的表情。估計要不是要任務在身,這個女人早就逃離這里了。

為了任務,她就甘愿做出這么大的犧牲?她選擇當慕家的二少夫人,難道就沒有帶一點私心?

握著她的手慢慢收緊,他一個用力,將蘇童童整個拉到床上。自己也隨即覆了上去。

蘇童童再次睜開眼時,看到的更是讓她鼻血噴張的畫面。男人的領口不知道什么時候解開了三顆扣子,精壯的肌肉線條從白色的襯衫里露出。而上面那張俊臉,像是隨時要把她吞下去一樣。

“你。。。”她緊張得不知道該說什么,慕擇衍這次明顯是想來真的。

“很緊張?”慕擇衍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移到她的唇上,粗糲的指腹輕輕的摩挲著她柔軟的唇邊。

蘇童童正想著要不要一口咬下去的時候,某人已經傾下身。。。

“叩叩。”

熟悉的敲門聲從外面響起,慕擇衍眉頭一皺,剛俯下的身體慢慢的撐起。

不用猜也知道,外面的人是誰。

慕擇衍嘴角噙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眸中倒映出她慷慨赴死的表情。估計要不是要任務在身,這個女人早就逃離這里了。

為了任務,她就甘愿做出這么大的犧牲?她選擇當慕家的二少夫人,難道就沒有帶一點私心?

握著她的手慢慢收緊,他一個用力,將蘇童童整個拉到床上。自己也隨即覆了上去。

蘇童童再次睜開眼時,看到的更是讓她鼻血噴張的畫面。男人的領口不知道什么時候解開了三顆扣子,精壯的肌肉線條從白色的襯衫里露出。而上面那張俊臉,像是隨時要把她吞下去一樣。

“你。。。”她緊張得不知道該說什么,慕擇衍這次明顯是想來真的。

“很緊張?”慕擇衍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移到她的唇上,粗糲的指腹輕輕的摩挲著她柔軟的唇邊。

蘇童童正想著要不要一口咬下去的時候,某人已經傾下身。。。

“叩叩。”

熟悉的敲門聲從外面響起,慕擇衍眉頭一皺,剛俯下的身體慢慢的撐起。

不用猜也知道,外面的人是誰。

蘇童童背上冒汗,心里萬分感激這陣敲門聲讓他躲過一劫,不然以慕擇衍的興致,接下來肯定會發生無法挽回的事情。

她推開他,慢慢坐起身:“我。。我去開門。”

“坐著,我去。”

慕擇衍從她身上起開,邁開長腿,帶著起床氣一樣的憤意走過去開門。

門外,站著的果然是郁瑾萱。

冷厲的氣息瞬間從慕擇衍身上蔓延開來,他冷冷的看著這個不速之客:“有什么事?”

猜你喜歡

  1. 總裁小說
  2. 豪門小說
  3. 職場對決小說
  4. 穿越種田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