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千千文學網 > 小說庫 > 仙俠 > 薇風過君旁

更新時間:2019-08-22 09:37:10

薇風過君旁 連載中

薇風過君旁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顏婉羽分類:仙俠主角:薇哪吒

主角叫薇哪吒的小說叫做《薇風過君旁》,是作者顏婉羽寫的一本仙俠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作為太乙真人座下第一女弟子,薇總是被小不點師兄哪吒欺負來欺負去,太乙真人座下那么多弟子,自己也不出眾,唯獨欺負自己,她表示很無奈當那個東海龍太子出現后,好像情況有所改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回房的途中,我問明月,近幾日府中的事情。他說前幾日有一個聲稱龍王的人來過,說是哪吒打死了東海龍宮的玉帝御筆親提的巡海夜叉李良,他來是來討債的。后來,不知怎的,留下了一句“明日將會去天宮參哪吒一筆”便乘云走了。

等第二日的時候,哪吒帶著化成小青蛇的龍王從外面回來,龍王見了李靖,立刻化成人形,說要齊聚四海龍王等幾天齊來問罪。

現在已經過了兩日。

原是我沒在的這幾日,發生了這么多事,看來我預感的沒錯。

我又問這幾日我不在,府中可否尋我,明月說,我離開后,去我房中,發現了一塊絲帕,上面寫明了我出府的事故,夫人得知,便未曾尋我。

小龍女說李府上下的人都因我無故消失特別著急,這句話是假的?蔚沐真的在房里留了字據為我說明了原因?小龍女為何要騙我?難道是想騙我出東海回李府?她為什么這樣做?當真是她所說的我不是那個人,她便不喜歡我嗎?那那日為什么她要去殿中找我,還對我那么親切?

一切都是無解。東海我想必以后我都不會去,也不會再見到小龍女,這些問題注定無解了。

晚上進晚膳的時候,哪吒不在。

李夫人親切地問我舟車勞頓是否太累,我便一言兩語地敷衍過去了。

畢竟,我都不知蔚沐以何借口來替我留言。

席間,未曾有人開動,我好奇,便悄聲問身邊的明月:“為什么這么久都未曾開動啊?”

明月俯到我身邊,悄聲道:“是在等三公子。”

“他去哪里了?”依照他的性格,若知道我回府,勢必會來屋中找我,未曾來,指不定又去哪里玩耍了。

“下午石磯娘娘來,把公子帶走了。”

我往主位一看,李靖正托著腦袋,皺著眉頭,心事忡忡的。李夫人也不時焦急地看向門口。

哪吒被那個女道人帶走,李靖居然讓他只身前往?絲毫不擔心他的安危?但是看他的樣子,也是極為哪吒感到擔心的啊。

整桌人閉口不言,甚是無聊,我都要托著下巴睡著了。

突然,傳來一聲驚呼:“三公子回來了。”

席間眾人頓時活躍起來——李夫人急切地站起來,向門外奔去;眾侍從也很是喜悅;李靖雖未起身,但眉頭卻不皺了,眼神中也是充滿了驚喜,望向門外。

我卻只是原地托著下巴,在座位上發呆。

哪吒進屋來以后,一直得意洋洋地講他如何跟師傅一起,鏟除石磯的事。

李夫人等他講完,一把把他抱在懷里,說:“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李靖卻又問:“乾坤弓和震天箭乃是我們陳塘關的鎮關之寶,重約千斤,自上古時期,黃帝以三箭殺蚩尤后至今,未曾有人拿得起來,你是如何辦到的?”

“此弓箭重約千金?孩兒覺得倒與普通弓箭無甚區別。便是輕輕一拿,就拿起來了。”

席間,哪吒一直盯著我看,我一看他,他又扭過頭去,看得我特別奇怪。

飯后,我自個兒坐在窗邊,把窗子打開看著外面景致發呆。

雖然在龍宮里確實是無聊,但現在回了李府,覺得跟在龍宮無甚差別,都不如在金光洞充實。

我突然萌生了一種想法——我想去龍宮。我不知為何我會有這樣的想法。

突然,肩膀被重重地拍了一下,打斷了我的思路。我黑著臉轉過身,面對哪吒小破孩天真可愛的面孔,說:“你干嘛那么重地打我!”

他白了我一眼,說:“誰讓你在第一天晚上就留下字據跑了的。”

“我留的什么字據?那個字據現在在哪兒?”

他從腰帶處抽出一方絲帕,在我面前擺了擺,說:“你怎么會有絲綢段的絲帕?從未見你拿出來過。”

我伸手去搶:“你給我,我就告訴你。”

“而且我看過你的字,才沒那么好看!”

我伸手去搶,但是我發現自己居然搶不過一個沒我高的小屁孩兒。

“快些說來,你這幾日究竟去了哪里。”

突然,一道閃電閃過——

緊接著,雷亦趕了來。

吃飯時辰,天還是極為好的,怎么突然打了雷?窗戶還開著,我轉頭一看,正有雨飄灑進來。走到窗邊,看到雨勢不小。窗外的蓮池里有好幾朵才盛開的蓮花被這暴雨打折,彎了下來。池水表面,升起陣陣漣漪,蔓延開來;就連池中的魚亦淺入水底,不再露面。

抱怨聲在屋里都能聽得真切。

怕有更多雨飄進來我急忙把窗戶關上了。

才關上窗,一轉身,哪吒嬉皮笑臉的表情就已經消失了。

我急切的問:“哪吒,怎么了?”

“怕是東海那條小青蛇又來搗亂了。”說完,他把那方絲帕往我懷里一塞,便跑了出去。

我來不及看這方絲帕上的字,緊隨哪吒身后,匆匆跑了出去。

我才來到院中,便聽到了喊聲:“趕快交出哪吒,否則,我們四海龍王就水淹整個陳塘關。”喊這話的,是化作龍身,盤旋在云層之間的龍王敖廣。

還有三個跟龍王年齡相仿的老者,站在云層之上,也是兇神惡煞的樣子,這三位,怕是其余三海龍王了。

站在諸龍王身邊的那個人,是他?

但是等到一個閃電閃過以后,再看向那邊,那里已是空空如也。

有點喜悅的心情,瞬間變得有點失落。

“你這小青蛇,還敢來搗亂,怕是上次沒有讓你長記性!”站在我身邊的哪吒,對著天空上盤旋的龍王怒吼著,隨著,舉起了手中的乾坤圈。

“哪吒,放下你的器物,否則,我們四海龍王就合力,水淹陳塘關!這個后果可不是你能承受的。”

才說罷,就見滔天巨浪在龍王身后席卷而來。

府中人驚慌失措。

李靖和李夫人也相繼出了來。

我剛要說話,手卻被另外一只溫暖、有力的手抓住,帶著我往府外方向跑去。

我拒絕無力,便隨著他一起跑。

等到了府外,他一把抱住我。

“你既要放我回陸地,又為何來陸地找我?”

“放你時,我不知道父王要召集三海龍王一起來淹陳塘關。我這次來,是來救你的。”

“你救得了我,救得了全陳塘關的百姓嗎?若有救人之心,為何不向你父王懇請!”

“我也曾向我父王懇請過,但是父王決定的事,怎么可能聽進去別人的建議!所以,我只能救你了。若是別人逃不過,也只能怪別人的劫了。況且,父王只是為了拿到那個哪吒。只要交出哪吒,陳塘關就無事了。”

“為了一個死去的人追究在世人的責任,有意義嗎?”

“或許是為了擺正自己的地位。”

雷雨突然退去,天也不再陰陰沉沉,西方只剩下了半個太陽。

“父王和叔父們走了。”

“哪吒。”說完我馬不停蹄地跑向李府。

當我再次看到哪吒時,他已經倒在了血泊中,李靖背著身,李夫人被家仆扶著大聲哭著。

我愣在原地良久,不知說些什么,也不知前進還是后退。

不多時,李福走到我身旁,與我說道:“姑娘,三公子有話要給你。”

我語氣平淡地問:“什么?”

“公子說,他以前與你嬉鬧的話,不要當真。”他頓了頓,又說:“公子平時是頑劣了些,但是他的心是好的,我不希望你誤解公子。”

去世前才讓人說這些,又有什么用!

后來,蔚沐來到了我的身邊,對我說:“他的魂魄已經飛走了,不如去你師傅那里。說不定他有辦法。”

在去金光洞的路上,我問他:“你知道我師傅?”

“太乙真人是元始天尊的弟子,三界出名。我南海一位表弟,便拜在太乙真人門下。”

“欺負自己兒子的同窗這種事,虧南海龍王還好意思去陳塘關。”

他尷尬地笑了笑,指了不遠處一座山,道:“那座山可是乾元山?”

我點了點頭,順便偷看了他一眼,發現他在看我,便立馬轉了過頭去。

后來,到了洞門,他說哪吒畢竟是因龍族之事而死,不方便進去,便在外面等著我。

我點了點頭,便進了洞去。

金光洞里還是老樣子,滿池的蓮花依然綻放光華;那棵大桃樹依然飄飄揚揚;洞中的人依然無憂無慮。我倒懷念起在未出洞之前,在這里的活潑和安逸。

師傅依然在桃樹下打坐。我安安靜靜地在他旁邊,也打坐。

剛要入定,師傅的聲音突然傳來:“回來了?”仿佛父母在慰問遠道而來的孩子。

“嗯”。

“在外面過得如何?”

“一點都不如在洞中過得開心舒暢。”

他笑了笑,說:“洞中雖開心舒暢,但卻不是你的久留之地。為師雖然可以教你功夫,但有些真諦卻是只能在外間才能學到的。”

“師傅,你要趕我走了?”

“為師未曾趕你走,只是告訴你,洞中雖好,卻不是你永久存留之地。洞外雖諸事繁多,卻是可以讓人受益無窮。若你想念了,便歸來就好了。”

“可是我只有這么一個地方可以停留。”

“世上可供停留的地方萬萬千。若你想念了,歸來看看就好了。”

我……還能說什么?

“哪吒的事……”

“為師知道。”他總是搶我的話,搞得我萬分尷尬。我雖然有話說,但也收在了自己腹中。

“你去幫哪吒在翠屏山上修一座‘哪吒行宮’。用泥巴著一個哪吒的小像擺放在正位上。叮囑他的魂靈每日皆下山去幫百姓行好事。助的百姓多了,香火旺盛,指不定他便會起死回生。”

“他的魂靈在哪里?”

“在洞中修習時,他就跟你關系最親了,指不定他會去找你呢。你就等著他吧。”說完他就自個兒閉目養神去了,任我怎么叫他都不理我了。

剛才他都下了類似“逐客令”的話,我也不好意思繼續在洞中呆下去,去我的小洞里看了眼,躺了躺硬硬的榻,便出去了。

可是師傅說的那句“跟你關系最親了”使得我連連撇嘴——整天欺負我,明明是跟我關系最差。

登上乾元山的頂,我看蔚沐一個人玩我之前上頂時玩的東西正開心。

小說《薇風過君旁》 第八章 重遇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總裁小說
  2. 情有獨鐘小說
  3. 種田小說
  4. 異世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牛牛注册